封王资讯 > 社会 > 曾宪梓2002年与记者对话:回报祖国到死方休,是我一生的抱负

曾宪梓2002年与记者对话:回报祖国到死方休,是我一生的抱负
2019-12-02 19:23:19   来源:封王资讯   阅读量:3434

 据金利来集团及多家港媒消息,金利来集团创办人、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届、九届、十届委员、香港著名企业家曾宪梓博士,因病医治无效,于2019年9月20日在梅州逝世,享年85岁。2002年11月,南方都市报记...

据金利来集团和多家香港媒体消息,金利来集团创始人、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届、第九届和第十届会议委员、香港著名企业家曾宪梓博士于2019年9月20日在梅州逝世,享年85岁。

2002年11月,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采访了曾宪梓。

当时,中山大学正在庆祝成立78周年。学校校友、香港知名人士曾宪梓先生回到学校,为他捐赠的中山大厦落成典礼剪彩。当时,曾宪梓共向大陆公益事业捐款4.5亿多元,成为第一个向教育事业捐款的华侨。

以下是2002年报告的摘录

捐赠的原因: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我

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太穷了,你无法想象。新中国成立后,我开始读书。我学习了国家每月3元的助学金,我已经接受了10年。

记者(以下简称“冀”):我以前听过很多人叫你“红色资本家”,听过你在中大的演讲,听过你唱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”和“永远追随党”两首歌。我觉得你对聚会的感情真的很深。

曾宪梓(以下简称“曾”):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太穷了,你无法想象。冬天很冷,我没有衣服穿。我不能每天吃粥。后来,当新中国成立时,土地改革进行的时候,我才16或17岁。那时,一位从事土地改革的同志看到我喜欢下班后看书。他亲自送我去学校,对老师说:“这个孩子很苦,家庭状况不好,所以我们应该多照顾他。”我刚开始看书。

记者:所以尽管你在香港创业,但你一直坚信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”。

曾梵志: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新中国。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我。祖国养育了我,养育了我。我靠每月3元的国家助学金学习。我从17岁到27岁毕业于中国大学生物系,总共被录取10年。

记者:你毕业后不久去了泰国。这应该是你人生的转折点吗?

曾轶可:当我离开祖国的时候,我很困惑。那时,我29岁。我大学毕业不到两年,在广东农业科学院工作。当我做出这个决定时,我问自己,祖国养育你是为了你学习。现在你只回来一年半就要离开了。你不辜负党和祖国吗?

当我离开这个国家穿过罗湖桥后,我不禁回过头来看我的祖国。那时,我下定决心:出国后,我必须尽最大努力创造财富,不沾染任何坏习惯,然后尽最大努力回报祖国和党。这个誓言一直在敦促我。

记者:你的家族史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传奇,以6000元的价格开始创业,并以自己的负担在各地出售领带。那时候应该很辛苦吧?

曾轶可:当我第一次来到香港时,一个六口之家一无所有。我对自己说,我必须放下大学生的尊严。只要我不偷、抢、转、骗、努力工作或帮助别人带孩子,我什么都可以做。直到现在,我仍然生活在20世纪50年代,通常我一顿饭可以花10到8元。在我来香港的39年里,我从未去过夜总会或舞厅,也从未赌博过一次,而且我也没有任何坏习惯。

谈捐赠数量:累计捐赠超过4.5亿

当你不吃饭的时候,钱是非常重要的,但是当你有了钱之后,如何使用它就更加重要了。事实上,我选择帮助穷人是为了我自己。为了能够回报祖国,我心里感到非常高兴和轻松。这是我一生的快乐。

注意:你的第一次捐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

曾轶可:经过十多年的奋斗,我终于有钱了。实现我承诺的时候到了。1978年,当我回到梅州时,当我看到那些破旧的城市和学校时,我的心很不舒服。1980年,我投资修建了第一所学校,然后梅州修建了道路、桥梁、水管和养老院。我尽了最大努力。

我不仅自己做了这件事,还动员了其他人去做。目前,梅州的大部分学校都是由港澳华侨投资兴建的,每个人都在捐款。回报祖国和捐钱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,也是我一生的事业。这些年来,我一共捐赠了4.5亿元。这笔钱对我个人来说大,对国家来说小。

记者:你真的认为捐这么多钱没关系吗?这笔钱足够普通人交谈和生活。

曾轶可:人们经常问我这个问题。你为什么要把血汗钱捐给公益事业?投资商业并用钱来赚钱不是更好吗?但是我认为:钱在你不吃的时候非常重要,但是在你拥有它之后,如何使用它就更重要了。你想花很多时间喝酒吗?事实上,我选择帮助穷人是为了我自己。我很高兴也很放心地回报我的祖国。这是我一生的快乐。

记者:你的家人支持你的方法吗?

曾:(笑声)当然,他们支持。他们也捐了。

捐赠期待:接受者回归祖国

出国留学是件好事。在为国家服务之前,你可以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。至于为自己和家人而战,我认为这是值得肯定的。每个人都应该首先为自己创造财富,但是当他度过难关时,是时候回报他的祖国了。

注:在文化、教育、体育等公益事业中,你对教育的投入最多。

曾:这可能与个人经历有关。现在我经常看到学生没钱上学的报道。读这些书让我很难过,所以我希望我能帮助他们。今年恰逢“曾宪梓教育基金”成立10周年。我们将资助1000名大陆大学生。从明年开始,我们还将从包括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在内的中国35所大学中各挑选50名贫困学生,共计1750人,他们每人每年将获得3600元的生活费补贴。

我很乐意把它捐给教育。我只希望这些得到支持的大学生将来能尽最大努力回报祖国。

记者:然而,现在许多年轻学生把出国留学作为他们的目标,为绿卡和金钱而奋斗,但很少考虑为祖国工作。如果你赞助的学生也这样做,你会难过吗?

曾轶可:出国留学是件好事。在为国家服务之前,你可以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。至于为自己和家人而战,我认为这是值得肯定的。每个人都应该首先为自己创造财富,但是当他度过难关时,是时候回报他的祖国了。如果你不明白这一点,你会变得更糟。学生很天真,因此,他们应该在学习的时候先学会做人。

当然,一些接受过我经济资助的学生已经恶化了,这自然让我很难过。我曾经建议中央政府应该拍一部电影,这是钱学森和其他人为了祖国想回来的故事。年轻人应该从他们身上学到更多。

记者:有些人认为留在国外是因为他们所学到的东西对中国没有用,原因有很多。所谓没有办法为国家服务。

曾轶可:你在哪里为国家服务并不重要,只要你的心是向着祖国的。我有一个学昆虫学的同学。回到家后,由于实验条件,他无法进行研究,不得不再次离开。

我对他说,你可以在国外工作,但是你所做的所有研究成果都应该留给中国。他同意并这样做了,这很好。现在他已经退休,正在国外养老。

事实上,呆在国外也可能是爱国的。中国人、华侨和海外学生协会可以组织起来,在各地升起五星红旗。但是有一件事必须记住:一个人不能忘记自己的出身,不能滥用自己的祖国,也不能轻视中国。

谈人生抱负:回归祖国,安息至死

人生只有短短几十年,但我们必须在有生之年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。这一点,我永远不会改变。

记者:在你对CUHK学生的讲话中,你一直强调“爱国主义”和“为国家服务”。

曾庆红:在过去的100年里,中国一直贫穷落后。由于它的弱点,人们一碰上它,香港就被切断了,上海有很多让步。我深感如果我落后了,我会被打败的。因此,年轻的学生必须记住,没有国家的力量,你将永远是二等公民,甚至是一只狗!

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确实存在差距。但是你必须认为人类已经发展了200多年,但是我们只有20年。速度是个奇迹。因此,为了了解中国,我们必须对中国有信心,并记住“我是中国人,我想奉献”。这是年轻学生的责任。

记者:总的来说,现在大学生的爱国热情似乎比不上他们对财富的热情。谈到“曾宪梓”,许多人会钦佩你的创业传奇,不会认真对待你的捐赠,甚至认为它是“迂腐的”或“过时的”。

曾轶可:不,不,不。如何使用更多的钱是另一个问题。我在香港的捐款相对较少,因为香港有很多富人,内地更需要。其他人不理解我,我也不理解他们,但我非常了解自己,我是如何出生和发展的。我不是很富有,但我已经够了。年轻人应该知道,为了做大事,他们必须首先学会做人,永远不要为了赚钱而奋斗。

记者:在你对CUHK学生的演讲中,你多次提到年轻人应该有理想和梦想。你的梦想是什么?

曾梵志:回到祖国生活和休息,直到死亡。这是我年轻时的梦想,也是我生活中的抱负。人生只有短短几十年,但我们必须在有生之年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。这一点,我永远不会改变。

采访:记者卞静和记者李汉荣

浙江快乐十二 2元彩票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

上一篇:1015厂长午间评点
下一篇:威海港第三季度港口吞吐量实现10.03%增长